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湛江坡头高级会所美女上门服务



2019-07-16 04:12:27

  湛江坡头高级会所美女上门服务,哪里有妹子上门服务【企鹅QQ:359713777】这个装备交付,国产深远海三文鱼快要走上餐桌

  

http://image.tupian114.com/20140327/02513679.jpg?66703

  

这个装备交付,国产深远海三文鱼快要走上餐桌


  代孕黑色产业链调查

  我国代孕中介超400家且多为地下交易代孕费最高可达150万元

  ● 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但目前对于个人和中介机构从事代孕的行为,并未明确禁止

  ● 代孕产业链条相对完整,包括委托方、代孕中介、代孕妈妈以及实施代孕技术的医务人员或诊所、代孕的药品器械提供者等。很多代孕机构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将洽谈地点、代孕妈妈住所、手术室分开,且往往借助正规的医疗机构开展违规服务

  ● 代孕与我国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及公序良俗相违背。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代孕妈妈和委托父母之间签署的合同,或者代孕机构和代孕客户之间签订的合同,均会因违反现行立法规定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

  □ 本报记者 王阳

  代孕,一直以来饱受争议。它是指女性接受他人委托,用人工生育方式为委托方生育孩子的行为,俗称“借腹生子”。

  在为诸多不孕不育家庭圆梦的同时,代孕也打破了传统的生育观念和生育秩序,带来一系列法律、道德、伦理等社会问题。

  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辅助生殖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精子库办法》),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由于上述规定只是部门行政规章,并且只约束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对个人和中介机构从事代孕并未明确禁止,加上处罚结果畸轻,导致出现代孕服务屡禁不止的现实。应从国家层面尽快完善有关代孕方面的法律规定,建立健全制约、监管及生育机制,使其制度化、规范化、人性化、法律化。

  不孕不育现象普遍

  代孕服务应运而生

  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这让南京市民陈洪夫妇欣喜不已,可想要二胎的他们发现,“机会来了,人却不行了”。

  记者采访发现,不孕不育问题,除了发生在那些想要二胎的大龄夫妇身上,同样也存在于很多想要孩子的头胎家庭。

  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有生育障碍的夫妇比例为10%至15%,其中需人工生殖辅助技术介入才能怀孕的约有20%。

  有专家称,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和人类行为方式改变,女性不孕症发病率还将上升。夫妇想要孩子,却有心无力,很多人在花费了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治疗不孕不育后,仍未能如愿。因此,很多不孕不育的夫妇将目光投向代孕服务。

  目前,代孕可分为三种:一是精子、卵子由夫妻双方提供,仅借用代孕者的子宫;二是精子来自丈夫,卵子由代孕者提供,经体外授精后,由代孕者怀孕生育;三是卵子由妻子提供,经异质人工授精后,通过胚胎移植由代孕者怀孕生育。

  在代孕行为中,为他人生育的女性通常被称为代孕妈妈,委托他人生育子女的人被称为委托父母或代孕客户。而从事业务的,则被称为代孕中介或者代孕机构。

  记者在网上搜索后发现,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代孕机构也在进行新媒体营销,随时与客户沟通,一旦发现危险,随时弃号再行注册。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的代孕中介已达400多家,大多属于“地下交易”,并因此造成代孕市场收费较为混乱。一般情况下,挑选卵子价格为6万元至10万元左右;代孕价格则按照不同档次定价,有不包成功的、包成功的、包生儿子的等,价格也从40万元至135万不等。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些夫妻不甘心一生无子,通过代孕机构找到有生育能力的代孕妈妈,通过将受精卵子植入子宫的方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再将孩子送还给寻求代孕的委托父母。随后,代孕妈妈会收获一笔可观的“借腹”收入。

  2018年11月,来自贵州的张腊珍从代孕机构得到了20多万元的酬劳,并因所生的孩子超过协议体重多拿了2000元红包。回到了农村老家后,张腊珍还清了盖房时的欠款,并且将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看似皆大欢喜的结果,实际上存在极大的隐患。首先,不利于保护妇女生育自由和人身自由权。我国法律规定,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如果出现以协商、欺诈、胁迫等方式让代孕妈妈代孕生育,这必将侵害妇女生育自由权。如果对代孕妈妈的限制过多,也侵害了代孕妈妈的人身自由权。其次,代孕孩子出生后,如果一方当事人恶意地以代孕协议主体不合法为由,主张代孕协议无效或者主张撤消,都将损害代孕子女的利益。再次,代孕妈妈是否有权决定人工流产,孩子出生前委托父母死亡后的抚养权和生活如何处理,代孕妈妈在怀孕中产生意外或代孕婴儿有缺陷是谁的责任,代孕费用在何种情况给付,这些都很有可能引起社会纠纷。

  需求供给双重刺激

  代孕黑市屡禁不绝

  代孕之所以存在,一是需求,二是供给。

  据知情人介绍,代孕客户花了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到达代孕妈妈手中的只有十几万元或二十万元。代孕中介从中赚取的丰厚利润可想而知。“尽管我国的代孕处于地下状态,是官方明令禁止的,但在其强大的市场需求和丰厚的利润推动下,仍然蓬勃发展。”

  记者以“代孕”为关键词在百度上进行搜索,发现有不少代孕机构的网站。这些代孕机构都在网页上公开了联系方式,有的还能自动弹出在线聊天模式,只要记者搭话,网站就会主动介绍业务。

  记者拨通其中一家的热线电话得知,代孕有几种套餐。一套名为全委托包生的“尊贵套餐”总额为100万元,代孕客户签约当日付款10万元,其余可以分阶段付款。针对部分家庭有生男孩的渴求,代孕机构还设计了一套“豪华套餐”,即全委托并生男孩加价20万元,套餐总额120万元。如果想生双胞胎,再加价30万元。也就是说,代孕客户代孕费最高可达150万元。

  记者采访得知,这些所谓的代孕妈妈,都是代孕机构从网上招聘或者通过熟人介绍而来。代孕机构通过观察筛选,挑出合适的人,植入胚胎。替人产子后,代孕妈妈可以获得15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报酬。

  “做一单业务,利润在30%至60%之间。”一位曾在代孕机构工作过的人告诉记者,如果以最低65万元的标准、一单业务30%的利润起算,一家代孕机构在开展1000个代孕业务的情况下,利润至少在千万元以上。

  有知情人说,正是由于代孕蕴藏的市场及巨大利润,各种非法代孕机构应运而生。“当前代孕产业链条相对完整,包括委托方、代孕中介、代孕妈妈,以及实施代孕技术的医务人员或诊所、代孕的药品器械提供者、媒介发布宣传者等。”

  由于女性捐卵比男性捐精复杂得多,我国目前设立有精子库,却没有卵子库。因此,供卵(或借卵)是地下非法代孕机构普遍开展的业务之一。

  在网上输入关键词“捐卵”,便会出现众多的买卖卵子广告,部分网站打着“爱心捐卵”的幌子,并将提供卵子的人称作志愿者。

  我国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供卵行为,但这些机构却明码标价。记者从对方的报价获知,客户需要给捐卵志愿者提供一定的补偿,补偿标准一般在2.8万元至5.8万元,如果不挑选志愿者,补偿费用2.8万元。此外,代孕机构还推出了“借卵自怀包怀孕”,价格为15.8万元;“借卵+借腹生一子包成功”的价格为90万元至110万元。在这个基础上,代孕客户需要给供卵者几万元的补偿费。

  为了招揽客户,很多买卖卵子广告都声称女大学生供卵。在代孕中介用微信发来的一份资料上,记者看到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孩的照片,在照片下面附有介绍:供卵志愿者,外貌良好,身体健康,在读985高校大学生,身高1.70米,需要的客户尽快预定。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供卵者得到了一笔补偿费,实际上却存在极大隐患。正规医院的取卵手术对环境要求相当高,必须无菌、恒温。而大部分地下代孕往往寻找黑诊所取卵,由于缺乏监督,存在消毒不彻底,器械重复使用,操作不规范等风险。如果将卵子从卵泡中取出,必然要刺破卵巢,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如果室内细菌超标,轻则发生生殖道感染,引起盆腔炎,影响今后的生育;重则感染乙肝、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甚至当场就可能因感染而危及生命。

  违反现行立法规定

  代孕所签合同无效

  目前,各国对于代孕的态度各不相同。法国、瑞士、德国等国家禁止代孕;在英国,非商业性质的代孕属于合法行为;美国则有26个州对代孕有不同程度的法律认可。

  在我国,《辅助生殖办法》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为了避免这一规定过于空泛,《辅助生殖办法》还明确规定了相关法律责任:一、非法医疗机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及代孕行为的,将被停业,没收非法所得、药品器械,并处以1万元罚款;二、合法医疗机构但是超范围执业的行为,将对其予以警告、责令其改正,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3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将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三、合法医疗机构但是开展限制性的执业活动,例如开展代孕活动、买卖胚胎的、擅自进行性别选择等情况之一的将被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依据目前的法律条文,只能对正规的医生和医疗机构进行管理。而对于网站和黑中介,则没有执法依据。此外,3000元的罚款,也让人觉得很尴尬。”有执法人员说,违法成本过低,是导致代孕黑市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很多代孕机构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把洽谈地点、代孕妈妈住所、手术室等分开,同时,往往会借助正规的医疗机构开展违规服务,一旦有检查风声就金蝉脱壳。

  北京律师肖东平说,从事代孕的行为,与我国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代孕妈妈和委托父母之间签署的合同,或者代孕机构和代孕客户之间签订的合同,均会因违反现行立法规定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

  2015年4月3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2部门成立全国打击代孕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并联合制定了《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除对开展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社会中介机构等进行查处外,还明确要求网站禁止发布代孕服务相关信息,清理和屏蔽网站上有关代孕服务的相关信息等。对开展代孕宣传和服务的互联网络、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等进行清理和查处。

  而代孕是否应该合法化,一直以来争议不断。

  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第35条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原国家卫计委希望通过此举将代孕上升到法律层面,也被外界视为国家层面将对代孕实行全面管理的标志。

  但在对草案的分组审议中,草案第35条引起与会代表激辩。支持者称,委托方和代孕方都处在高风险、无保障的环境中,为防范潜在纠纷禁止代孕,有其道理;反对者则认为,不应剥夺不孕夫妇通过代孕技术获得子女的权利,禁止代孕还会让“失独者”再受打击。

  最终,修改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删除了“禁止代孕”的相关条款。



台官员:朋友的儿子非要去大陆念清华,挡都挡不住
午报:10万中国人涌入,菲律宾楼市火了!
大惊喜!今早国产航母首次起降直升机
注意!用这种勺子等于慢性自杀!赶紧换掉
人民日报:用互利共赢解开中美经贸“心结”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湛江坡头高级会所美女上门服务【+q+q:359713777】_搜狐教育_搜狐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焦作市动物卫生监督所
0391-2586215
孟州市:
0391-8195286
沁阳市:
0391-5653525
博爱县:
0391-8683970
武陟县:
0391-7297139
修武县:
0391-7111315
温  县:
0391-6101336
山阳区:
0391-2120850
解放区:
0391-2921613
中站区:
0391-2946554
马村区:
0391-2025007
  您现在的位置:焦作动物卫生监督网 / 专题活动 / 近3万斤病死猪肉流向高校食堂超市 6名商贩受审  
近3万斤病死猪肉流向高校食堂超市 6名商贩受审
发布时间: 2013/8/12 15:23:28 被阅览数: 1340 次 来源: 焦作畜牧兽医行政执法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近3万斤病死猪肉流向高校食堂超市 6名商贩受审

  \

  吕江永等6被告人被带上法庭。京华时报记者蒲东峰摄

  臭气熏天的冷冻室、发黑的冻肉、变质的猪内脏……这是北京市房山区一处非法生猪屠宰点的场景。近3万斤病死猪肉,就从这里源源不断流向高校食堂和京城百姓餐桌。昨天,收购带有猪伪狂犬病菌等多种病菌的病死猪,之后在锦绣大地等市场进行批发销售的吕江永、李红河、邸军坤、杜康、李榜章、王新阔6人在海淀法院受审,他们涉嫌犯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庭审

  6人称自己“不吃病死猪肉”

  昨天11时,吕江永等6人在法警引导下走进法庭。在法官核对其基本信息时,6人都低着头,答话的声音也特别小。法官只得一一提醒:“抬起头来,大点儿声儿。”

  老家河北的吕江永在房山区良乡侯庄村租了一个大院养狗,后来听说病死猪肉便宜,为了能多赚点,便从2011年7月开始杀猪,没有办任何手续。他称自己之前并不做屠宰,干过保洁,开过饭馆,“后来租了大院,养着十几条狗”。

  “我不吃那种肉,看着就反胃。”吕江永表示,屠宰的猪有很多淤血,卖的肉也是去掉淤血、内脏、猪皮,以防被认出来,“我对不起大家,希望北京市民原谅我,以后绝不会再干这事儿了”。

  另一名被告人王新阔称,他家在河北涿州,家里就有养猪场,猪不吃食了或者病了,就会拉来卖给吕江永,“一头猪也就卖一两百元”。

  法庭上,几名被告人分别表示:“明知是病死猪肉还在卖,就是为了那点利益,为了挣钱。”当面对法官“你们自己吃不吃”的问题,6人的回答均是“不吃”。

  病死猪肉与合格肉混着卖

  今年44岁的邸军坤回答法官提问时,哽咽着要哭。邸军坤称,病死猪肉都剔掉了肉皮,比较便宜,人不能吃,所以会偷着卖给一些散户,散户也知道不是好肉,“我也会把病死猪肉与经过检疫的好肉一起卖”。

  吕江永那儿有肉时,就会给邸军坤和其丈夫打电话,一般是凌晨时分便能把病死肉偷偷拉进锦绣大地市场,病死猪肉一般卖13元,好肉的价格是17元。“去皮的肉切成块儿卖,很难看出什么肉,一般也会绞成馅儿卖,看不出来。”“也不能便宜很多,便宜得多了,便会被怀疑。”邸军坤表示。

  回答法官问题时,邸军坤几次痛哭。她说家里孩子很小,想见见孩子。当法官告诉她“现在来不了,可以写信”时,她又一次忍不住哭了。

  昨天,6人均表示认罪,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检方建议判3年以下刑期

  据海淀检察院指控,自2011年7月以来,吕江永以低价从王保华(另案处理)、王新阔等人处收购病死猪,并在其租住房山区良乡侯庄村的大院内,雇用王万江(另案处理)将收购的病死猪进行屠宰,加工成猪肉、猪头等猪肉产品,卖给李红河、邸军坤、李榜章等人。

  王新阔明知吕江永收购病死猪加工猪产品出售,仍多次向其销售病死猪;李红河、邸军坤明知是病死猪产品,仍从吕江永处购买,并在其位于海淀区锦绣大地猪肉批发市场97号摊位、94号摊位上出售;杜康、李榜章明知是病死猪肉制品,还从锦绣大地97号摊位及吕江永处购买并销售。

  2012年9月27日,办案人员当场从吕江永处及锦绣大地市场邸军坤处等查获猪肉、猪皮、猪内脏等猪肉制品1000余千克。

  检方认为,6人因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足以造成民众食物中毒,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应当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等追究6人的刑事责任,建议量刑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揭秘

  病死猪肉进高校食堂和超市

  2012年9月,北京警方捣毁了位于房山区良乡镇侯庄村的一处非法屠宰点,而此时河北定州人吕江永已在这个隐蔽的院子里屠宰、销售病死猪已达一年多。在臭气熏天的冷冻室里,猪肉、猪皮、猪油、内脏凌乱码放在一起,有的已经变色变质,令人作呕。

  事后,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对这些没盖检疫章的猪肉出具的检测报告称,猪肉组织中猪伪狂犬病等检测结果为阳性,可判定该批猪肉为病害肉。

  这些“问题猪肉”被去皮后,堂而皇之出现在锦绣大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继而被批发到多家早市摊点和正规超市销售,一部分被直接销售到饭店、早点铺、高校食堂。

  内脏做熟食猪皮做肉皮冻

  吕江永的老乡李红河在锦绣大地市场从事猪肉批发生意,2012年春节开始从吕江永处进货。“正规渠道进肉一般9元多一斤,从吕江永手里拿只要6.5元,加价一元卖给零售商,还是比正规渠道便宜。”李红河说,他前后从吕江永手里进货2万多斤,获利2万多元。

  据了解,吕江永从病死猪贩子手里拿货的价格是每斤1到2元钱不等,而吕江永的出货价在每斤6元左右。一年多的时间,吕江永卖出的病死猪肉近3万斤,获利十几万元。

  因为担心猪心、肺、血脖肉有病,吕江永都扔了,但对于猪头、猪皮、其他内脏,吕江永却是“物尽其用”。“骨头是五毛一斤,猪头是一块五一斤,猪小肠是一块一根,猪皮是七八块钱一张。”吕江永说,这些病死猪的猪头、内脏等一般被人买去做熟食,而猪皮则被人买去做肉皮冻。

  病死猪肉“搭票”闯检疫关

  办案人员说,查封屠宰场时,用塑料袋装着的一些猪内脏都已经发黑变质。吕江永说,病死猪都是猪贩子送货上门,来源他也不清楚。

  这些未经任何检验检疫的病死猪肉甚至被端上了北京邮电大学餐饮中心新食堂惠风餐厅的学生餐桌。2012年5月开始,何某经营的公司向惠风餐厅供应五花肉和肉馅,而这些肉均是锦绣大地批发商田某提供的病死猪肉,田某是吕江永的另一个“大客户”。

  高校食堂向来是食品卫生的“重地”,各高校食堂一般对食品原材料都有严格的检验制度。惠风餐厅的经理程某说,何某每次送肉都给“动物检疫合格证明”。然而,这些病死猪肉又是怎样“检疫合格”后进入大学的食堂呢?

  一般生猪屠宰后进入市场销售,必须由动物检疫机构出具检疫合格证明,而猪肉上面也要盖检疫章。一般检疫票是“一猪一票”,每张票有编号,分割出来的每块猪肉也都有相对应的编号。“但事实上经常是一张票被反复使用,无论是市场管理人员,还是餐饮机构,都没有多少人认真去看。”一位办案警官说。

  这个巨大的漏洞为病死猪肉“裸奔”打开方便之门。据介绍,李红河和田某也从正规渠道进货,他们就拿着正规的检疫票,交给“下家”以应对进场检查,而很多市场和餐厅根本不会细看这些“张冠李戴”的检疫票。

  位于海淀区的北京城乡仓储超市猪肉摊位经营者江某也是李红河的“下家”之一,凭借着李红河提供的检疫票,有时候甚至不用检疫票,江某就顺利地把这些病死猪肉摆上了超市的货架上,而这些去皮肉一般都是绞成肉馅卖给顾客。

  就这样,国家严格规定的猪肉检疫制度被“架空”,大量未经检验检疫的病死猪肉从脏乱差的非法屠宰点“一路绿灯”。

  □追问

  检验关口缘何道道失守

  我国对猪肉生产的监管是分段监管,即从养殖、屠宰、加工到销售划分为多个环节,每个环节设置相应的监管部门,涉及动物检疫、工商、卫生、质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多个职能部门。

  办案人员表示,从这个非法屠宰点的设立、病死猪肉贩卖到病死猪肉流入市场直至进入老百姓餐桌,没有一家监管部门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

  据办理过类似案件的检察官表示,食品安全法颁行以来,各级政府均成立“食品办”作为流通领域食品的协调管理机构,但因缺少相关行政立法规范,目前,全国范围内对于“食品办”这一特殊职能单位的设立方式还很不统一。

  据了解,2011年年底,京津两地公安机关曾查处一起含“瘦肉精”猪肉的非法屠宰点,数吨“问题猪肉”流入北京市场,而其中一个市场就是此次涉案的锦绣大地批发市场,这家为北京许多早市、农贸市场供货的批发市场在监管上的漏洞可见一斑。

  高校食堂被病死猪肉“攻陷”,也说明一些餐饮机构的食品安全管理形同虚设。一些餐馆、食堂、超市的检验、监管流于形式,让问题猪肉流入餐桌的最后一道关口失守。

 

 
 
版权所有 © 焦作市动物卫生监督所  
 地址:河南省焦作市山阳路68号   邮编:454003   电话:0391-2108518     你是第 2300088 位访客
技术支持: 中国网通·想像力网络